主政3年新增债务1500亿 市委原书记大搞“政绩工程”:过几年拍屁股走人 谁接任谁承担责任

发布日期:2024-04-29 15:29    点击次数:68

  反腐大片继续更新。

  1月7日,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四集电视专题片《持续发力纵深推进》第二集《政治监督保障》播出。

  贵州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再勇出镜。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ywPssU89N1k8dsrL3oCgl1YcicAFIYLoQ2qHa2mRicUHrHkztBTxw9jw.png

  李再勇,贵州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曾任六盘水市委书记等职务,2023年3月被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李再勇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他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项目规划审批等方面牟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2023年11月,李再勇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等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主政三年多

  当地新增债务达1500亿余元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ftciaFusBQiax93EicPfiaKwkiasyWic7JwC3picjVk2QqALdtdiaswgGgAEHw.png

  2013年到2017年,李再勇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期间,推动兴建了23个旅游项目,其中有16个项目已被贵州省列入低效闲置项目。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boqDbKenkmkfsuJAFIVGT6EB7VjxEkT5NecBW51mTo9vhT2kuPicylA.png

  这些项目每一个远看都成群连片、规模浩大;靠近一看,有的人迹稀少、冷冷清清,有的经营停滞、大门紧锁,有的甚至成了半拉子工程,荒草丛生。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KNBNs8Ir5FwbiaHESvnKRhfdahPOyFLwpcAnYvwhFPCussSpU4FWhnw.png

  而李再勇当初为了建这些项目,不顾当地财政实际承载能力盲目举债,仅债务利息一项就给国家造成了9亿余元的重大损失。他主政六盘水的三年多里,当地新增债务达1500亿余元,给当地留下了极其沉重的包袱。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1rC8Nia0NukI3oBE1aTYiaKVUib0umzWSNvGHuhmIeV9lumaJzZxDZprg.png

  周荣(时任贵州省六盘水市市长):六盘水这个地方生态比较脆弱,山体比较破碎,我们的旅游资源不是我们的强项。有些我们也是明确反对的,但是没有实际效果。

  马云龙(当地村民):我们这里不像其他地方有很多自然景区,一些在外面经常跑的人,他们也评价觉得这个是无中生有地搞,觉得这得砸多少钱进去才能打造出效果来。

  然而,李再勇对不同声音一律听不进去,强行拍板、强力推进,给各个区县下达硬性要求。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cTd3PmH5Ran8eQoFltgtWLfuGpjPB3v48y8GmyqeiauHjzWtFpc5ibOA.png

  李再勇:当时我就讲,旅游是可以做到无中生有、小题大做,要求大家每年都要谋划一批项目,招商一批项目,启动一批项目,要完工一批项目,也没有算过经济账,然后就开始叫大家投。

  党中央三令五申,要严控新增政府债务、严防隐性债务风险,严禁通过融资平台违规为政府项目融资,李再勇却都置若罔闻,不顾六盘水财政实际承载能力,新成立了6家融资平台公司,把融资额纳入干部绩效考核指标,项目有的包装成企业项目要求公司去融资借贷,有的压给区县去筹资并实施,“一把手”如此错误导向之下,有的区县为完成任务,也不惜违法违规操作。

  李再勇:如果当时我借的这笔钱要由我来还,我肯定不会去借,但是由政府来还我就去借了,反正过几年一换(岗位),一拍屁股走人,后边继任者谁来接谁承担责任,有点击鼓传花的味道。

  建一条索道花9个亿

  每年只用一个月

  这些低效闲置项目的共性特点,是一味求大、求快,缺乏论证,导致脱离市场客源和消费力实际。

  李再勇最为重视的梅花山滑雪综合体项目就是个典型例子。他号称要打造“中国西部滑雪之都”,既不考虑六盘水只有一个多月滑雪季,也不考虑六盘水已经有两个滑雪场,仍拍板兴建包括29个子项目的梅花山滑雪综合体,举债30多亿,其中打造近万米的“亚洲第一索道”就花了9个多亿。

  如今除了冬天那一个多月,其余时间游客稀少,举步维艰。

  经查,仅梅花山滑雪场建设导致的生态环境破坏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8600万余元。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9IqegMsI43y1sSYs3pSDE6DDLP4EtpMEprXnzVPNKZdkCImJC3aDKA.png

  马云龙(当地村民):很多老百姓都非常配合,以为建好了以后就能在家门口打工挣钱,然后就可以做点小生意,现在搞成这样心里是挺失落的。生意也没做成,工也没地儿打。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dt28al0VmKuZpLG1RKIzZcqztAtjdBgNEzJTs7JngDYiaibd7vUFjsjA.png

  巨额砸钱却不见收益,随之带来恶性的连锁效应。有的项目债务到期还不上了,就继续借新债还旧债,还有的拆东墙补西墙,长期拖欠工程款,甚至挪用本应优先用于群众安置的款项,直接损害群众切身利益。

  扭曲的政绩冲动,透支的不仅是巨额资金,也在透支政府的信用、透支百姓的信任。

  学农出身

  却在海拔2100米的地方种刺梨

  李再勇在六盘水力推的农业产业项目,也同样没有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出现了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问题。他提出打造刺梨产业100万亩,为追求规模效应,不顾海拔、地质、环境差异,要求集中连片种植。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CsrLwibEH7iaABsDiaGDsr3hoG9mE6M8fiaWuLhco5jwsRJ0dM66c0uicJQ.png

  李再勇:要求连片规模化地种植,主要是为了好看。希望领导车子上看起都看到,到处都是产业。我是学农的,我知道土壤对植物的这种匹配性,当一个人为了自己私利的时候,他实际上可以忘记他的一些最基本的知识。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MZky51Vtlia3GxD0FWMbXKfZVrjSsuz7IXQ0llLu3vLdibd8xcc8B5nA.png

  刺梨本是能带来不错效益的好项目,但由于这种一刀切式推进,导致全市种植的117万亩刺梨当中,不少苗木长势差、挂果率低,甚至有的多年颗粒无收,如今已有四成农户自发砍掉刺梨改种别的作物。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UOdiadibw1gn1lCOyYMLRv6mqwy5DLAku8KN2ibic3sJOVstjpPibibZaSsA.png

  张文林(当地刺梨种植户):没有产生过效益,有些病,有些烂,有些不结果。

KdAStmiazbn9geIKcUY2SV7hRacpSBRXQbW8ibe6gYppiaLF8PLSLCEXKszw5MdAm5gT5iaEwNe3yicSDWCdeIeZeCQ.png

  陈石(时任贵州省六盘水市林业局局长):这就是我们高海拔地方。左手面看过去,对面山那边也是连片种植的刺梨,但是这个地方的海拔都是在2100左右,超过1800以上的海拔这个刺梨它的成熟度是非常低的。这几片山的刺梨基本上效益就没有了,我们老百姓致富这一块就要受到影响。



相关资讯